您的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 > 行业动态
5G时代触发滤波器国产化变局
2020-04-30    来源:本站原创  浏览次数:
分享至:

集微网消息,5G时代,滤波器站上了风口。
行业周知,随着5G基建加速推进,在华为、中兴、爱立信等5G设备供应商的带动下,基站领域的陶瓷滤波器成为主流方案,多家国产滤波器厂商计划加速扩产,提升供货能力。
与之相对的是,手机射频前端滤波器并没有那么幸运,我国射频滤波器芯片市场仍被Skyworks、Qorvo、村田等IDM巨头垄断,国内自给率较低。但在中美贸易战影响和国产替代的需求下,我国滤波器芯片厂商竭力突围“卡脖子”的境地,涌现出一批又一批代表厂商的突破性产品,诸如开元通信的BAW滤波器、云塔科技的毫米波滤波器、晶讯的全频段FBAR滤波器等等。
此外,在5G手机蜂拥而至的当下,5G手机面临制式升级和频段增加,也在加速滤波器迭代和放量,在国产替代需求下,SAW和BAW领域持续追赶的国内厂商,或将出现一次“弯道超车”的机会。
SAW和BAW滤波器仍为主流
有机构预测,到2022年滤波器市场将从52亿美元增长至163亿美元,年复合增长率达21%,占整个手机前端市场价值的72%。
行业周知,在通信制式升级和频段增加的情况下,高一级的通信系统要向下兼容,频段数量的增加,将直接增加射频前端功放、开关、滤波器芯片等数量,要实现5G+4G全球通,5G手机的滤波器需求增至90个以上。
从滤波器的不同应用场景来看,目前手机终端的滤波方案主要囊括SAW、BAW和毫米波等。据行业人士预测,苹果下半年将推出一款毫米波滤波器的手机,而国内终端厂商基本以SAW和BAW滤波器的机型为主。
据集微网了解,在当前智能手机射频器件领域,滤波器主要用于保留特定频段内的信号,同时将特定频段外的信号滤除。在发射链路中,滤波器位于功率放大器的后侧,在接收链路中,滤波器位于低噪声放大器的前侧。
此外,基于SAW和BAW技术的滤波器由于综合了体积小、插入损耗低以及带外抑制高等特点,成为移动通信的主流滤波方案。
业内人士向集微网表示:“射频模组基本是按照接收和发射来区分,从功率耐受性来看,接收模组对性能要求相对低一些,滤波器主要以SAW为主;发射模组对性能和可靠性要求都比较高,对滤波器的性能要求也同步提升,因而侧重于BAW或TC-SAW等。”
“功率等级和接收要求是手机滤波器的两大要素。当前,国内手机滤波器的厂商也不少,但良率不高还是较多厂商的绊脚石。”芯百特董事长张海涛也表示。
回顾前文,当前手机滤波器市场还处于国外IDM厂垄断的阶段。纵观国内市场,国产滤波器属于短板,特别是高性能滤波器,多数厂商仍处于研发攻坚阶段。
国内滤波器厂商加速布局随着5G技术的日趋成熟和5G基建加速推进,加之中美贸易战对我国射频前端市场的影响,作为射频前端最大业务板块的滤波器,国内厂商也在加速突围,着力于实现滤波器国产化。据集微网了解,在国内的射频前端领域中,专注SAW滤波器的企业包括好达电子、麦捷科技、德清华莹、中电26所、中电55所等。业内人士表示:“目前德清华莹和麦捷科技在滤波器领域的进展相对领先较多的厂商,中电26所与麦捷科技也展开了合作,信维通信增资德清华莹,上述企业在SAW、TC-SAW和FBAR等领域深耕多年的积累,在研发领域的优势明显。”此外,值得关注的是,今年1月华为旗下哈勃投资的无锡好达,是SAW滤波器的代表厂商,也是5G时代SAW滤波器的芯片的重要供应商。还有业内人士向集微网透露:“在手机SAW滤波器领域,好达的量最大,但真正的大批量供货还要一段时间。”与此同时,在BAW滤波器领域,以天津诺思、开元通信、汉天下为主。据集微网了解,诺思的高功率容量BAW滤波器,主要应用于基站领域;开元通信的BAW滤波器也在典型频段有量产出货;汉天下已推出全频段N41滤波器(适配5G技术)在内的多款滤波器产品。值得关注的是,当前,我国射频芯片产业链已经基本成熟,从设计到晶圆代工再到封测,已经形成完整的产业链。此后,我国滤波器厂商还需在制造工艺、封装方式及集成度等领域不断革新,才能推进滤波器产业的不断国产化。